阅《普通语言学教程》随笔

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认为,一种语言是一种符号系统,符号(比如一个字)是一种形式和一种意义的结合。形式和意义的关系是以“程式”为依据的,而不能以自然相似为依据。比如说我坐着的这个东西叫做“椅子”,但是我们完全可以给它一个别的什么名称,也就是说,在一个符号系统(就是一门语言)中,符号可以用来编码这个系统之外的“东西”,所以